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與可持續發展問題是一個世界性命題。只要是資源類企業,遲早都會面臨資源枯竭后如何轉型可持續發展的大問題。當前,受資源日益枯竭、化解過剩產能政策實施、安全開采條件限制、城市規劃壓覆、生態環保要求不斷提升等諸多因素影響,我國中東部地區越來越多的煤炭礦區逐步進入關閉狀態。在“雙碳”目標下,煤炭資源枯竭礦區究竟該采用什么樣的新理念、新思路、新方法、新途徑和新模式才能實現可持續發展,是一個亟待解決的重大戰略性問題。


轉型迫在眉睫 


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與可持續發展問題比其他煤炭礦區更具特殊性和緊迫性。因為,當前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與可持續發展具有多重原因。

一方面,是尋找創建替代新產業的需要。煤炭礦區一旦煤炭資源儲量被開采枯竭,就意味著煤炭這個賴以生存的條件消失了,不進行轉產和轉型發展,這個礦區的生存就難以為繼。所以,轉產和轉型是其生死存亡之抉擇,不是可做可不做的事情,而是勢在必行的大事。

另一方面,是解決員工新就業崗位的需要。礦區龐大的員工隊伍亟需在新產業就業發展。煤炭老礦區一般有幾萬名員工和十幾萬名員工家屬,這是一個龐大的社會群體。長期以來,這些員工在這塊土地上靠煤“吃”煤,依賴煤炭產業從事各項工作,獲取工作崗位和經濟收入。一旦煤炭資源枯竭,員工就失去了工作崗位,沒有了經濟收入來源,如果不轉產轉型發展,礦區員工就會因就業問題成為社會不穩定因素。

同時,是盤活存量要素資源(資產)的需要。礦區雖然煤炭資源枯竭了,但多年開發建設的井下和地上的土地、廠房、樓房、設備、道路、設施等有形存量要素資源(資產)都還存在,礦區多年累積的技術專利、品牌形象、市場關系、文化積淀等無形資產價值仍然存在,怎樣挖掘、激發、盤活、創新、運營好這些有形和無形要素資源(資產),也是急需解決的大問題。

此外,也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需要。近年來,相關部門對能源企業尤其煤炭老礦區提出了綠色低碳、數字化轉型等一系列高質量發展的新戰略、新政策和新要求。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產轉型不僅應包含傳統意義上的轉型與可持續發展,而且其所選擇的新產業、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更應體現出高質量發展的新內涵,以客戶升級需求為導向,超前謀劃、高端定位,高價值發展。


四重條件不可或缺


煤炭資源枯竭礦區在推進轉型與可持續發展過程中,必然會受多種制約因素影響。為此,必須正視這些影響因素,有針對性地創造和積累實施轉型與可持續發展的各種主觀與客觀、內部與外部有利條件,為順利實現可持續發展提供強有力支撐。

一是需要解放思想,創造勇于轉型、善于轉型的主觀條件。思想決定行動,主觀上的能動性能克服客觀上的被動性。煤炭資源枯竭礦區在長期傳統生產經營中形成的許多慣性思維和行為模式,會有形或無形地影響礦區的轉型發展。面對困難,首先應在全體員工,特別是領導團隊中,解決“敢不敢轉型發展”的思想認識問題,只有樹立敢想、敢干、敢于轉型的強烈意愿,才可能出現“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的新局面。

二是需要創造益于轉型的存量要素資源(資產)的客觀條件。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要規劃實施轉型與可持續發展戰略,就需要籌集大量要素資源,比如資產、資金。對此,需要全面清點礦區的有形和無形要素資源家底,結合礦區未來轉型新產業開發需要,對礦區土地、地面建筑、設備、人員及資信品牌等進行統籌研究,做到該利用的利用、能變現的變現、可升值的增值,真正做到物盡其用、改造使用、嫁接優配,為礦區轉型發展提供基礎支撐。

三是需要凝聚礦區一切有利于轉型的內部積極力量?!笆略谌藶椤?。要規劃和有效實施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與可持續發展這一重大戰略任務,人的因素非常關鍵。礦區內部上上下下、方方面面都要團結起來,調動聚集一切積極力量,消除各種消極因素,凝心聚力,統一認識,振奮精神,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為礦區轉型發展大業,有力的出力、有謀的出謀,同心同德,共同努力創新創業。

四是需要開發調動政府、金融、行業、智庫等助力轉型的外部因素。礦區轉型發展是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除礦區企業自身努力之外,還應從外部爭取多方關心、幫扶和支持。例如:從政府方面爭取扶持礦區轉型發展的各項政策,從煤炭行業協會方面爭取礦區轉型發展的業務指導和公關協調,從金融方面爭取低息資金信貸和融資支持,從大學及科研機構方面爭取技術研發和智庫謀劃支持,從轉型產業上下游客戶方面爭取建立誠信商務合作關系等。


路徑需要審慎選擇


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發展,國內外都有不少成功案例。但考慮到當前中國高質量發展的歷史特性,這些礦區的轉型發展樣式又必然含有新時代的特色內涵。對此,應注意從選擇最佳時間節點、資源配置、產業項目、治理模式、動力機制等方面入手,謀劃轉型發展的新路徑和新樣式。

首先,選擇轉型發展的最佳時間節點。一般來說,煤炭礦區選擇轉型發展的最佳時間節點,是在煤礦產量達到設計產能頂峰后剛開始進入產量降低的階段。這個階段主要有兩個特點:一是煤炭主業雖然因資源儲量不足而轉為降產,但仍可維持幾年甚至十幾年的繼續生產周期,在這個周期內,煤炭產業將擔負起“掩護”礦區轉型、開發新產業的重任;二是此周期內煤炭產業仍將是礦區盈利的主體,有了利潤收入即可投資支持礦區發展新產業。所以,這個周期是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的最佳時間節點,礦區擁有煤炭產業的有力“掩護”,就具備了一定的要素資源調節能力,推進礦區轉型發展的壓力也就小得多。

其次,選擇要素資源的最優配置方式。礦區轉型發展要素資源最優配置方式的總原則是六個字,即“充分、節省、高效”。所謂“充分”,就是充分利用礦區現有的人、財、物、土地、資信、品牌、社會關系等各類要素資源,深入發掘存量要素資源的剩余價值。所謂“節省”,就是一方面在現有煤炭生產及經營中,實施精細化管理,消除浪費、降本提效,另一方面在開發建設新產業項目中,優化項目選擇、建設方案,節約投資。所謂“高效”,就是按照一切體現價值最大化的原則,運用創新鏈做強產業鏈和價值鏈,實現投入產出的最好結果。

再次,選擇市場前景最好的產業項目。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發展中最重要一個環節,就是精準選擇產業項目,新產業項目的好壞,直接關系到礦區轉型與可持續發展的成敗。在“雙碳”目標和高質量發展背景下,煤炭資源枯竭礦區選擇新產業項目應遵循四條基本準則:一是新建產業項目應盡量與煤炭產業有關聯。比如,國家政策允許的煤電、煤化工等項目;為煤炭產業服務的物流、煤機制造等項目。二是選擇國家倡導的綠色低碳、數字化、智能化方向新興產業。比如,新能源、新材料、高端制造、生產服務或社會各類服務業等。三是選擇能夠利用礦區存量要素資源且可安置富余人員就業的產業項目,使閑置要素資源就地轉化為新價值。四是選擇市場需求大且當地資源條件可配置支撐的產業項目,比如,利用本區域公路、鐵路、水路便利交通條件開發相關項目,利用當地特有礦產、農產、水產資源開發相關項目,利用當地特色旅游資源和傳統名牌產品開發相關項目等。

同時,選擇最適宜轉型發展的企業治理模式。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發展產業項目的治理模式,應根據項目的產權結構、產業結構和運營要求而定,一般有三種治理模式:一是依據轉型產業項目的投資股權結構情況,設計項目建設治理模式和生產運營治理模式,包括公司股東會、董事會及經理層的治理體制設計;二是依據產業結構、產業布局及產業規模情況,設計管理體制和管控模式,原則上可采用“集團化管控、專業化管理、模塊化運營”的治理方式;三是依據產業特性、產業政策和方便運營管理等情況,設計工業園區化治理模式或專精特“小巨人”創新板上市公司的治理模式。

最后,創新建立轉型發展的最強動力機制。煤炭資源枯竭礦區轉型發展任務繁重,不僅涉及產業格局的調整變化,更需要塑造有利于礦區轉型發展的動力機制。要不斷深化改革,使改革和發展互相促進。通過改革人事競爭聘用制度和激勵分配制度為礦區轉型發展注入生機活力,把大批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人吸引到礦區轉型發展創業的第一線;通過理念創新、戰略創新、產業優化、體制創新、機制創新、管理創新、技術創新及業態創新等,為礦區轉型發展樹立新理念、謀劃新戰略、布局新產業、創建新體制、注入新動能,凝聚轉型發展的強大內生新力量,推動礦區轉型與可持續高質量發展。